当前位置: 首页 >发展规划 >改革发展

推动5G安全体系建设

     2020年新冠肺炎病毒席卷全球,对我国经济发展带来深远影响,汽车、房地产、餐饮、旅游、交通运输、传统基建等行业增长放缓,资本市场也受到一定影响。当前,我国复工复产复商复市有序推进,各行各业与信息通信技术深度融合,5G技术作为具有前沿性、引领性的通信技术,将开启万物互联,在培育经济新增长点、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推动经济社会全面数字化转型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在国家不断加大对5G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投入的情况下,急需构建5G安全保障体系框架,统筹安全和发展,推进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我国5G发展成全面提速,成为产业升级新引擎

  2019年6月6日,国家工信部向中国电信等四家运营商发放5G商用牌照,中国正式开启5G商用进程。截至2020年5月,全国已建成5G基站超20万座,50个城市已开启5G大规模商用,我国5G用户已达约8000万户。预计到2020年底,中国将建成约80万座5G基站数。据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预测,2025年中国5G用户数将达到7.86亿,占全球5G用户总数约45%。在国际标准方面,我国5G产业链中运营商、设备商、终端企业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在23个Rel-17标准立项项目中,近一半项目报告人由我国企业担当。

  以5G为代表的信息通信技术是新基建建设重要任务,5G技术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融合创新,推动我国制造业企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不断推动我国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推动新旧动能转换。一方面,5G作为一种新基建可以在稳投资等方面起到直接的拉动作用,将积极影响我国的产业链格局提升;另一方面,5G能够提供端到端毫秒级时延和高可靠性通信保障,可与垂直行业深度结合,催生大量 5G 新的应用场景,例如智能驾驶、远程医疗、超高清视频、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等。未来十年,全球数字经济发展将以5G新基建作为重要支撑,真正实现全要素多环节的高效互联互通,带动更大的消费需求。

  5G基础设施建设与相关垂直行业投资将带动我国经济更高增长。据中国移动表示,2020年中国移动5G相关投资计划约1000亿元。据中国联通研究院预测,2020年至2025年我国电信运营商与5G垂直行业将分别投资1.2万亿元、0.47万亿元用于5G网络与设备建设,创造就业岗位超300万,带动新兴就业机会的产生。与此同时,5G商用的发展将拉动信息消费,5G相关移动数据流量、信息服务、终端将分别增加1.8万亿元、2万亿元、4.5万亿元。

  5G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一)国家支持政策密集出台

  2019年以来,中央层面密集出台新基建等政策措施,全面加速部署5G建设。2019年11月,国家工信部发布了《“5G﹢工业互联网”512工程推进方案》(工信厅信管〔2019〕78号),明确到2022年实现一批面向工业互联网特定需求的5G关键技术突破,加快垂直领域“5G+工业互联网”的先导应用等。2020年3月,国家工信部印发《关于推动5G加快发展的通知》(工信部通信〔2020〕49号),全力推进5G网络建设部署,加大5G技术研发力度与应用推广,通过构建5G网络基础设施安全保障、强化数据安全保护、培育5G网络安全产业生态,提升5G安全保障能力。2020年4月,国家发展改革委进一步明确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内涵,明确了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的概念范畴。2020年5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再次就加快5G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做出战略部署。

  (二)5G技术发展与业务应用面临安全挑战

  一是SDN(软件定义网络)、NFV(网络功能虚拟化)等虚拟化技术的大规模运用增加安全风险。传统网络系统中物理设备隔离和部署等纵深防御体系难以满足安全需求,例如,5G网络中NFV 技术将部分功能网元以虚拟形式部署在云化的基础设施上,增加了虚拟网络之间的安全隔离、部署和管理难度。二是海量异构接入增加了供给面与攻击机会。攻击者可利用海量多样化终端中的单个设备弱点(如缺乏安全策略部署的功耗低、计算和存储资源有限的终端)进行数据窃取或系统破坏。此外,5G网络连接设备数量的增多使得攻击者发动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变得容易。三是个人隐私泄露风险增加,5G技术在垂直行业的应用,例如智慧医疗、智能家居与智慧交通等,将相关隐私信息转移到开放的平台中,增加了身份、位置、健康等个人隐私信息泄露的风险。

  (三)5G供应链面临安全风险

  5G产业链由网络规划、无线主设备、传输设备、终端设备以及运营商组成。目前,我国5G发展所需核心芯片、模组、器件、装备、材料在世界范围内采购,所生产的5G基站设备、网络设备、终端等产品面向全球市场销售,5G供应链全球化态势明显。我国部分5G基站、光传输设备、终端的核心元器件和原材料依赖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供应商,任何元器件和原材料的中断,都有可能影响到整个生产过程的连续性。美国工业和安全局(BIS)宣布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海外设计和制造半导体的能力,美国国际清算银行正在修改其长期以来执行的外国生产的直接产品的衡量标准和实体名单,将会以狭义和战略性的规则,来限制华为采购基于美国某些软件和技术直接生产的半导体产品。我国需警惕部分国家从法律、投资、核心芯片、原材料、核心装备和工具、人才等方面遏制中国5G技术的发展。

  推进5G安全体系建设

  (一)多举措推进5G基础设施建设与融合创新

  一是加快制定推动5G技术发展与基础设施建设政策措施,建立健全5G基础设施规划、建设、共享和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从国家、产业、企业等层面构建我国5G技术和安全保障体系框架,推进5G安全发展与新型基础设施统一建设规划、融合部署、协调发展。二是优化5G基础设施建设审批流程,将安全理念贯穿于设计、规划、施工、验收全过程,在市政基础设施规划中通盘考虑5G基站、管线、机房等配套设施部署,并将其纳入基础设施资源数据库加强安全管理。三是通过遴选重点行业、挖掘典型应用场景,加强5G技术与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车联网等技术的融合创新,促进5G技术在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制造业、农业等领域深度融合应用,促进5G技术与业务应用的发展。

  (二)加大5G技术研发力度和资金支持

  一是客观梳理当前我国5G技术发展面临的关键薄弱环节,聚焦5G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关键模组、基础材料、制造工艺等创新方向,集中力量开展技术攻关,尤其是频射芯片、中高频器件、光通信芯片、数模转化器等“卡脖子”环节,强化在5G基础与前沿领域的研究,着力提升我国5G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二是加大对5G安全技术研发的投入,加强对网络虚拟化、边缘计算、网络切片、能力开放等技术的研发,推动漏洞挖掘、数据保护、入侵防御、追踪溯源等安全产品的研发,构建全局感知、联动处置、预警防护、威胁监测的5G安全保障框架,通过技术创新不断化解5G发展中面临的安全风险。三是梳理5G技术与安全领域的标准化需求,从5G技术要求、安全监测评估、管理实施指南等方面开展标准制定与研究工作,建立覆盖端到端的5G安全标准体系框架。四是通过技术进步、管理创新等多种手段加强能效管理,引导新型材料、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加强与通信行业的跨界合作,利用大数据分析、综合能源技术等5G基站做好用能管理,降低5G能耗水平和用能成本。五是在推动5G技术研发平台建设、支持5G企业创新发展、提高质量技术水平等方面给予金融政策倾斜,支持符合条件的5G相关企业进行股权融资、债券融资、抵押融资等,推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在5G新基建领域的运用。

  (三)加强5G供应链安全管理

  一是加强我国5G全球供应链系统建设和风险管理,识别5G、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供应链存在的安全风险,根据5G供应链安全风险的来源、严重程度,针对性地采取应对措施,构建有弹性、可持续的5G供应链。二是坚持自主创新与开放合作相结合,在国际频率、国际标准、技术研发、全球部署上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共同推进5G及其演进技术的发展。在兼顾我国优先频段基础上,充分利用国际电信联盟 (ITU)等国际组织强化5G频率国际统筹协调,推动形成全球统一标准的形成;加强与ISO、ISO/IEC JTC1、ITU-T等国际标准化组织的交流与合作,鼓励我国企业、高等院校、研究机构、政府部门积极参与5G国际标准的研究与制定,提升我国在5G国际标准制定方面影响力。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北京清华工研院副院长朱德权一行来盘调研
下一篇: 2020年“创客中国”辽宁决赛开赛